欢迎加入女子摔跤吧

0 Comments

谁的回眸,香染了半世浮华;谁的守候,等成了各安天涯;谁的转身,褪尽了相遇繁华。时光消逝了深情,岁月蹉跎了韶华,那瞬间绚烂的花期 ,不知倾覆了谁的美如花。铺十里红妆,渡一场红尘念,让梦里花开的远客,随缘聚散。喜处不言花有期,惜处不问花何往。 ——题记 是谁在风中吟唱那半阕离歌,是谁将心事绾结成片,飘落在时光深处的花朵,一笺旧的丁香词,见证了曾经极致的绚烂。一声咏叹,画过眉间心上,华丽的总是会凋零,烟花

七月的风里有一抹清凉 让树下斑驳光影里 写满了夏的诗行 就这样轻轻地记起 那曾经来过的路上 一路的蒹葭苍苍 还有你清新如花的模样 /// 如今枝叶婆娑着时光 让那一层层花影眷上我的轩窗 这盛夏的花开 带着浓重的色彩 点缀了岁月里的留白 也把此情此念 温婉的如此绚烂多彩 /// 窗外知了在声声高歌 蜻蜓悠然的飞上一支夏荷 这满目的夏日景色 让炙热的梦里 怎么能把别离别诉说 /// 靠近我吧 不需过多的言语 只要十指紧扣在一起 我许不了你的人生

常言道:“父爱如山,母爱如水”,这话一点儿都不假。我母亲今年已76周岁了,自从18岁嫁到闫家以来,已为人母近60年。回想母亲这几十年陪伴父亲走过的几十年风风雨雨,真是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咸,也为她给予我们儿女们无私的母爱而感到温暖、温馨和温情,甚至荫及下一代,慈爱大无边。母爱就像一坛陈年老酒,存放越久,越觉得甘甜醇香,绵延流长;母爱柔情如水,似涓涓细流,既清澈见底,又淙淙流淌,永远浇灌在儿女们的心房,终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